首页嘉博管理参考
嘉博管理参考
科技管理劳动者, 是手段还是目的?

最近,货车司机“系统掉线”被判罚款2000元后服药自杀一事引起舆论关注。他的遗书曝光后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更多从业者在网络上的申诉也被曝出。有人直指过度依赖系统的监管是导致这一悲剧的原因,也有人指出,依靠科技实行管理本无过错,依靠科技管理同样需要人为的干预与修正,科技始终是一种手段,而非目的。

困在系统里的,不止外卖骑手

这几天,货车司机自杀一事的更多细节曝光,也让大众对此事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当日,该货车司机因涉嫌“系统掉线”遭到检查,在得知此情形或将导致2000元罚款后喝下农药自杀,经抢救无效去世。事件曝光后,有分析指出该事件的诱因与设备的不稳定有很大关联。因此,有网友认为,是过度依靠科技手段的管理模式,导致了这一悲剧的产生。

其实,这类深受系统困扰的职工群体并不在少数。《人物》杂志的深度报道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讲述了外卖骑手面临的困境:通过系统的精算,配送时间越来越快了——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单均配送时间比3年前减少了10分钟。不断提升的配送时间让小哥们疲于奔命,在外卖平台设置的系统里,骑手们的工作被一种“游戏化”的形式所呈现,他们的订单量、准时率、顾客评价等都与积分挂钩,升级的模式仿佛升级打怪,只是游戏的难度越来越高,逼着小哥们越跑越快,卷进了“一个无法脱身的循环”。

屏幕前看似光鲜亮丽的主播,背后却有着两条名为“直播时长”及“热度”的考核,而“算法”也将更受大众喜爱的主播们推广出去。网络科技的发展直观展现了他们的工作成果,也在进一步压榨他们的生存空间。直观的数据面前,他们似乎并没有反驳的理由。有一位主播曾经说过,“直播的本质是陪伴”,这份“陪伴”的收益或许足够诱人,但是这份“陪伴”的代价,就是为了“热度”攀升不得不付出的更多“直播时长”。

在南京,曾有公司为环卫工人配上智能手环,手环不仅能监测环卫工人的位置等信息,若环卫工在一地停留超过20分钟,手环还会自动发出语音:“短暂的休息之后,继续努力工作吧,加油!”以此给环卫工人“加油提醒”,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同样引起轩然大波。有不少网友就愤而留言指出,给环卫工发放的究竟是手环还是手铐?

事实上,科技管理的渗入并不像新闻报道中那么遥不可及,也并不仅限于特定的行业,它就在每一个“打工人”的身边,或近或远,小到如今普遍的刷脸打卡、微信布置工作等。科技拉进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延长了职场人的工作时间,让私人空间进一步被挤压,困在系统里的,又何止外卖骑手这一个群体?

高效管理下的现实,是利器还是凶器

科技本应是给人类带来便利,许多上线之初看似能更加高效管理职工的“利器”,却最终走上了南辕北辙的道路,有的甚至成为带来危险后果的“凶器”。

原本应该防止司机疲劳驾驶、保护司机的设备,因诸多原因成了无数货车司机的噩梦。数据显示,全国有超过1000万辆载货汽车,超3000万名卡车司机,困局中的司机,远不止一人。而在“手环事件”中,从见诸报端的新闻采访中,环卫工们对于佩戴这批智能手环并不支持,有人对记者直言感觉像是有人一直在盯着他、被监视了,不像以前那么自由了。最终,在舆论压力下,原地不动超过20分钟就会发出自动提醒的功能被取消。

无独有偶。被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除了要面临不断从身后追来的更快的配送时间,系统设置的不合理取餐路线、导航线路更是把他们推向了另一个极端——在系统的设置里,外卖骑手们仿佛连接两点之间的线,既然直线最短,那么现实的种种包括交通规则等情况被统统忽视。有时候,导航给骑手推荐的路线需要穿墙而过,有时候甚至直接推荐逆行路线,最显而易见的后果,就是与之相伴的危险。

在这样的规则之下,外卖骑手成了城市中“最危险的职业”,交通事故频发,相关话题也频上热搜。在上海的2017年上半年公布的一份数据中显示,每2.5天,就有一名外卖骑手因交通事故伤亡,而在2018年的成都,这样的数据是每天一名骑手因违法伤亡。和他们“游戏化”的升级系统不同,在真实的人生里,生命只有一次,每个人都没有复活的机会。

诚然,系统制定者不是没有做出过尝试,外卖平台的安全教育并没有落下,他们在系统中植入了一项新功能——骑手上线后不定期弹出安全教育视频和微笑行动。这两项功能都是通过不定期的抽查,希望让外卖小哥“停下来”。但无一例外的,这两项功能都遭到了骑手的吐槽,甚至成为要命的“惊喜”——这两个看似为骑手考虑的功能,均是由系统随机执行,他们不会考虑骑手的实际情况,因此骑手受到处罚或发生交通事故者有之,“惊喜”成了“惊吓”。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报道后,两大外卖平台都做出回应,公布了自己的整改措施,一时间平息了社会上一些质疑。然而,2021年春节期间,外卖平台再次曝出新闻,响应防疫号召留守过年的骑手们,拿到年终奖的任务设置并不合理,可以说可能性极低,这再次将骑手们带回公众视线。系统里的困局,似乎还没有结束。

在直播行业,前赴后继的主播们涌入行业,催生了更加激烈的竞争,无形的考核同样是一种枷锁,比硬性考核更加令人难以挣脱。业内人士指出,这些年主播们不断离去,但头部主播们的竞争依然激烈。由此产生的后果鲜少有人关注——超长的加班时间带来的巨大工作负荷,不少知名主播纷纷表示身体已不堪重负。然而,系统算法推动下的竞争,何时才有最后的赢家?

专家观点

应尊重劳动者民主管理的权利

上海天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姚海嵩认为,科技管理劳动者越来越普遍的当下,管理更要懂得尊重和民主。

“根据《劳动法》第八条规定,劳动者依照法律规定,通过职工大会、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其他形式,参与民主管理或者就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与用人单位进行平等协商。”姚海嵩告诉记者,《劳动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第八条同样指出,通过职工大会、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其他形式,参与民主管理或者就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与用人单位进行平等协商,都明确了作为劳动关系的一方主体即职工所享有的依法享有参与民主管理的权利。

姚海嵩进一步解释,用人单位应当尊重劳动者所享有的权利,尤其是在推出一些管理手段的时候——“比如说南京给环卫工佩戴手环,在推出管理制度之前就应该尊重劳动者民主管理的权利。”

姚海嵩认为,一方面,用人单位需要充分顾及劳动者本人的尊严,劳资双方之间构筑的信赖与和谐关系,是企业稳定、发展的基石。另一方面,需要通过劳资协商的程序,可以保障劳动者参与企业民主管理的权利。“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关系是合作伙伴关系,是鱼与水的关系。用人单位应当意识到,只有建立和培养和谐劳动关系,增加职工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才能实现劳资双赢。”

当前,灵活就业群体与平台的关系并非传统的劳动关系,更像是一种特殊的劳动关系。对此,姚海嵩建议,平台一方需要承担起社会责任,应该对与之建立劳动关系的灵活就业人员给予关注和保障。

要让职工有申辩的机会

从事人力资源相关研究多年,上海工会管理职业学院讲师汤建敏告诉记者,从降低管理成本的角度来看,用技术手段进行人力资源管理的情况也越来越普遍,“比如我们常见的钉钉,就是利用技术手段实现打卡,降低了人工成本。”

但是,汤建敏指出,这类受困于系统的职工所导致的悲剧是深刻的教训,从很多事件中看到了科技的管理趋于制度化和规范化,但是缺乏了人性,这在人力资源管理上是不可取的,要严加规避的。

汤建敏进一步解释,在人力资源管理中,管理者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特别是技术原因导致的过错,如外卖骑手订单超时等情况,要让职工有申辩的机会,对于判断职工是否存在违规、违约等情况,不应该由人力资源管理一方认定,也不能完全依照制度进行管理,而应该有一个类似于技术委员会这样的专业第三方给予认定,或许可以避免此类悲剧发生。

“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企业存在工会的,这类情况会做得很好,当职工有发生类似的情况,工会帮助员工去争取、去协商,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汤建敏表示,技术有时候是机械的,不能考虑到所有方面,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角度来看,即使科技管理进一步普及,人为的干预和修正也有其必要性。